•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是江流作为主线创作的小说《论圣父的垮掉》是由作者“打字机N号”编写,主要讲述了:以前江流愚孝的时候她觉得日子苦,现在江流看明白了,她反而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留?这些年家里杀猪宰鸡,又有哪个给咱们留了?秀秀,我是真的想有个孩子,现在只是杀了一只老公鸡,这些年我身体的损耗也不知道能不能补回来,还有你,这些年你跟我一块吃苦,身体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咱俩就自私一些吧,至少也得等我们有一个孩子为止。”

论圣父的垮掉精彩章节

现在的彩礼要价越来越高,听说城里都开始流行三转一响了,老太太想到给孙子娶媳妇这件事就头疼,正好老大基本上绝了生育的可能,过继一个侄子养着,将来让侄子养老,而老二家的负担也由此减轻,岂不是皆大欢喜的一件事。

当然,这也只是苗彩凤一厢情愿的想法,她心里头明白,自从那件事后,大儿子就和他们离心了,未必会愿意过继侄子。

可这并不妨碍苗彩凤对儿子乱花钱这件事发表看法,老一辈保守的性子不喜欢欠债,这会儿也没听说老大一家把拖欠医院的医药费还清了,他就乱花钱给媳妇买不必要的围巾,这在苗彩凤看来,纯粹就是讨骂。

可谁让现在已经分家了呢,她也只能在背地里抱怨几句,甚至不能当着小儿子小儿媳妇的面流露出她的不满,可把老太太憋坏了。

——

在江流从市里回来的第三天,管大牛等队上的干部终于商讨出了一个最终的结果,并且一大早就用广播通知全队,要求所有社员晚上吃完饭后在大队的晒谷场集合。当然,那些老的走不动道的和一些嗷嗷待哺的小孩除外。

几个干部商量不可能半点风声都没传出去,在开会之前已经有人知道了这件事,只是因为一直没开会,心里头有些没数罢了,这会儿听到晚上开会的消息,有一种大事以定的安心。

晚上,管大牛简略地和大伙儿叙述了一遍市百货商店愿意和他们对接,将他们队社员编织的草编艺术品放货架上售卖的消息,然后用了很长一段话详细描述了江流在这里头的作用。

从明天起,队上干不了重活的女人和老人都能去江流那儿学手艺,等学成后领活儿,之后按件计费,除了头两年要给江流十分之一的拜师费外,其余的收入全是他们自个儿的。

对于队上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极好的挣钱项目,相比较之后赚的钱,给与江流的十分之一的学费也不算一回事了。

不过管大牛还说了,从现在开始,队上的茅草麦秆竹壳等能用于草编的原材料就归为公有了,每个想接活儿的人都得花钱从队上买材料,那些钱以后也是要交给国家的。

有些村民不满,但管大牛也解释了,要是材料不收钱,社员做了草编拿去百货商店卖,那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是犯大错误的,毕竟这也不是小打小闹了,等他们队挣钱后,保准会有其他人盯上他们,所以从源头上就要将事情做妥了。

好在队上关于茅草的定价也不高,按照一个可以卖5毛钱的草编来说,成本可能就一两毛,除去学费,自己还能净赚两三毛钱,如果一天能做成三四件的话,那就能赚个一块左右,一个月就是二三十块钱。

这年头也就当工人能挣那么多钱呢!

大伙儿盘算着,心里都开始热血沸腾了。

“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家里的壮劳力必须按时下地工作,他们回家后帮忙我不管,要是谁在干活时不卖力,偷懒耍滑,谁家的女人就甭去流子那儿学草编了,还有,除了没法下地的老人,女人每天也得把自己本来该干的农活给干完干好,干完活后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在草编上我也不管。”

对于农民来说,现如今田地才是最重要的东西,所以管大牛这番话还是得到了大伙儿的一致认可的,原本被理想中的收益冲昏头脑的社员也开始清醒起来。

不过他们多数人都懂得满足,按照现如今大伙儿的收入,每个月能多个几块钱的收益,他们就能偷着笑了。

“流子豁达啊。”

“就是,咱们没看错他,这孩子仗义。”

好听的话一箩筐地砸向江流,从现在起,他就是全队的半个衣食父母了。

第二天一早,不少已经不下地,而是在家做一些轻省的活儿的老人,以及一些加急干完地里的活儿的妇女带着家里十几岁的孩子来到了江家,找他学习草编的技术。

因为江流的房间太小,挤不下这几十号人,干脆就将教学的地点定在了大队的晒谷场上,每个人都带着自家的小板凳,拿着队里前期免费提供的茅草,摩拳擦掌地准备大干一场。

苗彩凤和王雪梅挤在人群中,接受着旁人的指指点点。

苗彩凤倒还好一些,面对那些悉悉率率的讨论声十分坦然,谁让她是江流的亲妈呢,不论她做了什么,孝字顶天,旁人都不会说的太过。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