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高人气作品《宸妃炸翻了王府》,现如今已经在非常的畅销了!流暖酥,子衿为书中的主要角色,文章原创作者为白木枭,故事又名《绝色狂妃,将军请入洞房》,小说梗概:“暖姐姐!”耳边响起一道玉石之声。她抬起婆娑泪眼,只见远处站立着一名仙气翩翩的白衣男子,面如天然冠玉,朝她浅浅微笑,头发高高束在脑后,一双温柔的桃花眼含情脉脉凝视她。霎那间,她忘去脚下的疼痛,直奔过去一把将他拥入怀中,紧紧地拥抱他大哭,他也紧紧抱着她。两人就这样紧紧抱在一起不分离。

宸妃炸翻了王府精彩章节

暖酥从梦魇中哭着醒来。

一旁的藕荷色襦裙女子被她的哭声惊醒,立马上前,高兴道,“太好了,姑娘你总算是醒了!”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种地方?”暖酥满是狐疑的眼神盯着周围,锦榻红枕,紫檀椽木,铜镜晶莹,怎么说也是大户人家。

婢女眉目盈盈道,“流姑娘,你别害怕,这里是衮王府,奴婢夏虫是奉衮王的命前来照顾姑娘的。”

衮王?她只记得当时自己与墨子矜决裂,独自往北走,身上只穿着件薄薄的秋衣,耐不住冰天雪地,倒在了雪地里,之后便失去了意识。

说来也奇怪,自己与衮王非亲非故,为什么他要救她?

暖酥掀开被褥,起身想去找那位素未谋面的衮王。

“流姑娘,没有王爷的命令,您不能出去!”夏虫亦很为难,拦住她的去路。

暖酥习惯性拿剑解决,摸着腰际就要拔出桃花剑,却摸了一把空,紧张问着婢女夏虫,“我的剑呢?!”

夏虫尊尊道,“流姑娘放心,姑娘的东西都已妥善保管好,等您身体好了自然可以取来。”

“去帮我取来,我的身体早好了。”暖酥一刻也等不了,桃花剑必须时时刻刻在她身边。

“流姑娘,你患的可是寒疾,一时半会是好不了的。”夏虫亦只能拿话来搪塞她,王爷千万吩咐过不许她动刀剑,免得伤了身子。

眼下暖酥身体尚未恢复,她辨得清楚中间的利害,京城里她无亲无故,且留在这里养伤也未尝不可。

“奴婢伺候姑娘更衣。”

暖酥看了眼托盘中躺着的华服,虽不喜,却也没说出口。淡漠道,“这种小事我来就好,我想你也累了,坐下休息吧。”

“这……奴婢不敢。”夏虫受宠若惊低头,福下身子。

暖酥牵起夏虫冰凉的手,走到圆椅旁,按下她的双肩服服帖帖坐下,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暖酥,心里感激不尽。这辈子她为奴为婢,根本没有主子把她放在眼里,如今流姑娘对她这般好,她实在是感动不已。

暖酥本无心理妆,却也不能只穿着薄薄的内衣,只穿好锦绣牡丹纹嫣红雪白两色的衣裙,玉面懒得施粉黛,梳了梳青丝半盘着,随手往精致的宝盒中取出一支雨后洗涤的透明山荷叶发簪轻插发中。

暖酥缓缓起身,夏虫仔细扶着她的手,看清她的花容月貌后,不由得发出惊呼,“姑娘长的真好看,仙女似的!难怪王爷对姑娘如此上心,就连夏虫见了亦很是倾心爱慕。以后姑娘要是当上了王妃,可别忘了奴婢。”

得知那位王爷对自己爱慕有加,暖酥背后一怔,眸底冷清如月。

夏虫吓得扑通一声跪地,掌自己的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许是自己冷着张脸怪吓人,暖酥懒手托起她的手来,挤出一丝勉强的笑,“没关系。”遂又道,“你能陪我去外面走走吗?”

夏虫看着姑娘眸若含水,祈求的目光,便是她看了都会心软。心想姑娘待她如此好,不过是在府内走走散心罢了,不会惹出什么事来,便不多想拿了件狐裘给她披上,推门而出。

外面的白雪纷纷扬扬,夏虫撑了把油纸伞跟在她身后。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