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梦境

发表时间: 2023-01-12 16:54

 “大家好,我叫萧逸,是刚转来的学生。”男孩站在讲台上用稚嫩的声音做着简单的自我介绍,言语之间完全没有丝毫的紧张与无措,就好像这个学校、这个班级他并不是第一次来而是已经待了很久一样。

“萧逸,你先坐在第三排的空位上吧。”看着这位新转来的学生,老师的脸上不由得多出几丝宠溺的笑容,在幼稚园工作这么长时间以来她看过的小孩并不在少数,可是眼前这位新转来的名为萧逸的学生却很是与众不同,他的身上隐隐的向外散发着一种与同龄孩童不相符合的早熟与成稳,再加上俊美中带着几分稚气的外貌,很快便让他在毫无所觉中成为了全校老师心目中的宠儿。

静静的趴在桌子上的冷默在看到萧逸坐到自己身边的时候这才慢慢的直起身子,盯着眼前这位新同桌调皮的眨了眨她那双代表性十足的大眼睛,“我叫冷默,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最最好的同桌哦。”主动的伸出肥嘟嘟的小手指,冷默认真的对着萧逸说道,而萧逸的出现也无疑使得在班上一直很沉默甚至就连话也很少说的冷默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起便打破了自己以前的一贯作风。

“恩。”萧逸使劲的点点头,当两只小手的手指紧紧的勾在一起的时候,两人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似乎在纯真的孩子们面前友谊总是会来的很快,看着眼前斗成一片的两个人,相信谁都不会相信这两个人只不过是刚认识一会儿时间的新朋友而已。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隐隐的可以听见风的怒吼声,同学们害怕的靠在了一起,似乎暴风雨在他们的眼中比恶魔还要恐怖,更有胆小者已经吓得哭了起来。

“怕吗?”看着冷默有些紧锁的眉头,萧逸关心的问道,镇定冷静的言行就好像是一位来接孩子的家长一般,至于周围的那些同学如何害怕、惊恐则完全与他无关,尤其是那个一直在哭个不停的男生让他很是反感,不耐的看了看周围哭闹的同学,萧逸有些厌烦的皱了皱眉头,此刻的教室太过吵闹,他,很讨厌。

“才不怕呢,妈妈会来接我的。”听到萧逸的话之后冷默本能性的提高声音说道,像是在告诉萧逸,也像是在告诉自己,印象中妈妈已经很久很久没来接她放学了,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出现,不理会阴沉的天空和怒吼的狂风,冷默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校园门口,小小的脸上写满了期待。

见冷默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这边,萧逸便索性从书包里拿出铅笔,开始自娱自乐的在纸上画起了画来,并趁着冷默不注意的时候将画好的画悄悄的贴在了她的身后,同时还调皮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或许他也只有在调皮的时候才会让人感觉到他还只是个孩子吧,至于周围的同学们则在看到冷默身后的纸条之后将外面的恐怖天气忘得一干二净,开心的笑了起来,之前的惊慌全部在一瞬之间消失无踪,而萧逸的这个小小的恶作剧无疑也帮了老师一个大忙,此刻众人都开始慢慢的喜欢起这个刚转来的新同学来,除了……

“萧逸。”在随着众人笑了一会儿之后方才觉得不对劲的冷默很快便发现了自己身后的纸条并使劲的扯了下来,当看到上面的乌龟时,冷默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红扑扑的小脸上满是气呼呼的表情。

不理会冷默的愤怒,萧逸调皮的冲着冷默做了一个鬼脸之后便笑着跳开了,教室里霎时成了两人追逐的地方,如果不是老师宣布放学的话可能他们两个人依旧还在‘斗’得不亦乐乎呢吧。

下课铃声响后不久同学们便相继被家长们接了回去,包括萧逸,整个教室的学生一时间只剩下冷默一个人依旧坐在座位上孤零零的等待着,看来今天又要一个人回去了,满脸失望的背起书包,冷默匆匆的和老师说了声再见之后便快速的向着家的方向冲去,或许运气好的话自己可以赶在下雨之前回到家,而老师似是早已习惯了眼前这种情况似的在看着冷默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后便无奈的摇了摇头走进教室关好门窗。

雨点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不出片刻冷默身上的衣服便全部被淋湿了,但是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家,冷默还是开心的笑了。

“身上擦干净了再进来。”刚走到家门口准备进去的冷默非常意外的被一个快速朝自己飞过来的不明物体命中了,看着自己湿淋淋的身体以及非常干净的家,冷默默默的用着手中那块‘不明物体’擦着自己身上的水滴,泪水也开始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

“她只是个孩子而已,对她那么凶干嘛。”妈妈的声音传了过来,可是人却迟迟没有出现在冷默的面前,随后便是两人越来越激烈的争吵声,不过很明显妈妈居于劣势,似乎每次吵架情形都是一边倒,这样的情形冷默早已看过太多次也听过太多次了,依旧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不是吗?静静的擦干身上的雨水,静静的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浴室洗澡,静静的拿出护在怀里的书包里的书认真的看了起来,或许只要自己考到一百分爸妈就不会总是因为自己而吵架了吧,冷默自以为是的如此认为着,并快速的在脑中构想起当自己捧着优异的成绩单站在爸妈面前看着他们笑着摸着自己的头夸奖着自己的情形,唇角微不可察的露出了一丝淡笑的痕迹,一闪而逝,快到来不及捕捉。

“砰。”正当冷默对着书本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幻想中的时候房门突然被男人一脚踢了开来,力道之大足以让那扇还算很新的房门提前由少年进入中年。

其实冷默一直想叫男人爸爸的,可是每次看到他在看见自己时一脸毫不掩饰的厌恶表情时小小年纪的冷默便已经清楚的知道了对方由始至终都没有将自己当成是他的女儿,哪怕只是短短的一分钟甚至是一秒钟而已。

“装什么认真啊,去给我买包烟回来。”男人的口气丝毫没有半点好转,相反还更加的恶劣了,尤其是他此刻满是怒气的脸更是吓得冷默迟迟不敢抬头,“耳朵聋了吗?听不到我说话啊。”男人说话的同时手也不客气的狠狠的拧住了冷默的耳朵,丝毫没有理会冷默满脸疼痛的表情,就好像眼前这个小孩只是和他住在一起的一个完全没有关系的路人甲而已。

疼痛使得冷默的眼睛里面再次盈满了泪水,可是在盛怒的男人面前她只有慢慢的等,等男人的怒火平息了或是妈妈过来帮自己,冷默知道男人最讨厌她哭,所以每次被他教训、打骂的时候她都是拼命的忍着,可是今天……真的好痛好痛。

“她可是你女儿,难道你对她一点父女亲情也没有吗?”在盛怒的男人面前女人说话的底气明显比之前更弱了几分,只不过当她看到此刻正害怕得颤抖不已的冷默的时候便不由得多了几分勇气。

“我可从来没承认过她是我的女儿。”男人理所当然的说着,话语之中冷冷的不含半丝的感情,好像此刻他所说的一切才是最真实最正确的一样,“看什么看,让你去买烟,没听到吗?”看着角落里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冷默男人不耐烦的吼道。

“外面雨下的那么大,要买自己去。”女人的口气也慢慢开始变得强硬了起来,或许所有的一切从冷默出生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不会以完美的结局结束了吧,想到这,女人眼神复杂的看了看不停的往墙角移去的冷默,此刻她那小小的身躯颤抖得比之前更加的厉害了。

似乎吵架并不足以让这场战争完结一般,男人的手臂高高的抬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向女人的脸快速的挥了过去,看着妈妈通红的脸颊冷默不知哪来的勇气,快速的跑到了男人的身边,努力的用着自己那小的可怜的力气想将男人推开,哪怕只是推开一小步也好,“滚开。”心情已经差到极点的男人在看到冷默的动作之后不耐烦的直接用脚将她踢了出去,随后便狠狠的甩上门,消失在了冷默的小屋里。

“默儿,默儿。”看着冷默躺在书桌边的小小身躯以及满是鲜血的额角,女人紧张不安的叫着,“默儿,医院马上就到了。”

“默儿,快醒醒。”妈妈的声音不停的从耳边传来,虽然冷默知道这个时候妈妈非常担心,虽然冷默很想告诉妈妈自己没事,可是此刻她发现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发出声音来,大脑慢慢的陷入了昏迷……

再一次从熟悉的梦中惊醒,习惯性的看了看床边的闹钟,依旧和往常一样,比设定好的时间早了五分钟,无力的揉了揉有些发痛的额角,已经决定忘记了不是吗?为何还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梦到?看着镜中的自己,冷默自嘲的笑了笑,镜中清楚的映现出了额角处的那道恐怖的伤疤,这不知道应该算是父亲留给自己的‘礼物’还是上帝对自己的‘恩宠’。